行业资讯

第七届世界自然保护大会亮点与分歧

94-11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第七届世界自然保护大会(WCC7)在法国马赛首次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召开。受到新冠疫情影响,原定于2020年召开、后经两度推迟的第七届世界自然保护大会,通过在线动议讨论、在线投票等创新方式,终于在各方长达一年半时间的持续参与下顺利完成了会议各项议程。


第七届世界自然保护大会开幕式上法国总统马克龙正在讲话


会议主要分为两阶段,在94-7日,现场举行各种展览、活动和演讲,同时在线上举行了所有会员都可以参与的选举投票,选出了新一届IUCN主席和理事会。在98-10日的会员集会共开了9场现场全会,IUCN各职能机构向大会作了报告。其中,理事会报告了IUCN 2021-2024规划及其增补案,财务官报告了IUCN财务和审计状况,六大委员会(物种存续委员会、环境经济社会政策委员会、教育委员会、生态系统管理委员会、世界环境法委员会、世界保护地委员会)主席报告了各自委员会2017-2020年工作进展并颁发了一些奖项。会员集会还对IUCN三大战略议题(构建新冠疫情后的世界经济、通过新渠道加强保护文化、生物多样性丧失和气候变化对健康的影响)进行了充分讨论,来自各区域和国家的委员会对工作上面临的各种情况进行了交流。在5场现场全会中,决议委员会对14个治理类动议、19个留待大会现场讨论的普通动议以及9个新动议和紧急动议的讨论情况进行了更新并组织了投票表决,除了2个治理类动议被撤、其余40个动议均获得通过。会员集会期间,除了现场会议,各方还克服困难在早中晚3个时段对各动议开展了高强度的在线讨论,以确保最终提交给现场会议的文本尽可能取得一致性。最后,第七届世界自然保护大会宣布了具有标志性的《马赛成果》。


第七届世界自然保护大会有许多亮点,也不乏争议点。首先,原住民和当地社区第一次以IUCN会员身份参与,原住民组织作为C类会员,拥有了独立的发言权和投票权。在本次大会上,治理类动议进一步确立原住民组织推选原住民理事进入IUCN理事会;另有高达三分之一的普通动议(共45个)主要论述或提及了原住民和当地社区对于自然保护的重要作用,原住民和当地社区出现的频率甚至高过了热门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和“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通过给予尊重和话语权,让以原住民和当地社区为代表的弱势群体和直接利害相关方从幕后走到台前,对于IUCN乃至世界自然保护运动,都是里程碑事件。

其次,治理类动议通过修改《IUCN章程》《IUCN WCC议事规则》等,确认了各级地方政府以A类会员身份参与IUCN。面对较大的财务困难,IUCN理事会提交的动议草案原本希望通过给予政府机构和各级地方政府独立投票权,尽管需要根据国家会员投票数来折算降低权重,但独立投票权仍能激励更多这两类会员的注册。然而,它本质上在重新构建A区的投票效力,不仅涉及了对原有规则的大幅修改,还涉及了复杂的央地平衡与国家间平衡。最终,经过三轮商讨和妥协,各级地方政府以在投票规则上与现有的政府机构相当,按国别来集合投出一票。未来,来自一国的国家会员(2票)、政府机构(1票)、各级地方政府(1票)总共可以投出4票。

关于野生动植物贸易与疾病传播风险,在IUCN 2021-2024规划及其增补案的讨论中,一些会员认为野生动植物贸易要做到绝对没有疾病传播风险,而大多数会员认为疾病传播风险是客观存在的,应当基于现实避免出现重大疾病传播风险,以确保野生动植物贸易可以合法、可持续、公平地开展。类似辩论也体现在了其他动议中。经过投票,大多数会员以压倒性的优势,展现了国际主流自然保护意志,即基于现实来维护可持续利用,并尽可能降低疾病传播风险。

关于制订和实施具有变革性和有效性的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IUCN理事会通过动议提出了雄心勃勃的计划来推进和支持该框架,并得到了许多会员的支持。然而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仍在谈判中。因此,相关决议前言中声明,IUCN决议的内容不应成为对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的预设判断。

最后,关于气候变化,各方对于应对气候变化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并不存在分歧,然而对有效实现目标的手段存在很大分歧。这一分歧从2020年最初的在线讨论开始,就提出了“跨委员会和跨部门的任务组”“气候变化任务组”“气候变化委员会”等竞争方案,一直延续到了本次大会,经过会员集会期间的5次现场联络组讨论,最终仍然没有达成一致,而是以“建立委员会”和“建立平台”两个方式上会。无论以何种方式开展工作,这个议题以普通动议提出力度是不足的,至少应当以治理类动议提出,才能保证工作得到《IUCN章程》和《IUCN WCC议事规则》的明文支持。最终,经过投票,第七届世界自然保护大会决定建立气候变化委员会。

随着第七届世界自然保护大会的顺利结束,其形成一系列以自然为基础、尊重原住民和当地社区权益的成果文件,尽管并不具备直接法律约束力,但可能对后续开展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和《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第十九次缔约方大会的相关议题产生一定影响力。

(来源:中国绿色守望者)